第四百一十五章 家常


小说:紫卿  作者:枕冰娘
百度 求小说网 有求必应! 紫卿 http://www.qfwjw.com/read/98865.html 全文阅读!求小说网,有求必应!
  于是,当辛夷依旧搬着桌案,在学堂外数秋叶时,她觉得错过这种热闹,实在心痒痒。
  随后,她一纸修书,送到祭酒武愚案上,曰:请允小女子参加录科,仅作学问结业之察。无论名次如何,谨遵礼法,不乱乡试规矩。
  只作结业,不扰乡试。
  祭酒武愚并一帮监内博士觉得无伤大雅,也就准了,给了辛夷文题,三日为限,让她作文。
  这日,一箩筐一箩筐螃蟹往辛府送,辛夷却将自己锁在书楼,咬着笔杆子吃墨水。
  “难呐……难……呐……”辛夷仰天长叹,有些明白为什么有的书生念到头发花白,也考不上个举人。
  万里挑一,锦绣文章。难,确实是难。
  忽的,一阵清咳声从旁传来,辛夷才发现辛歧坐在案旁,端着盏茶,许是被茶水呛了,茶杯见半,想来已坐了许久。
  “爹?爹你什么时候来的?”辛夷一愣。
  辛歧放下茶盅,摇摇头,笑道:“爹早就进来了。见你作文作的入神,也就不忍打扰你。在旁坐着品了杯茶罢了。扰了你了,对不住?!?br/>  “爹这是什么话。哪有当爹的给女儿赔礼的?!毙烈姆畔卤誓?,拉了张月牙凳在辛歧身边坐下,眉间有小女儿的嗔怪。
  这般亲昵的父女时光。岁月静好,秋意可爱。辛歧却是目光一闪。
  “你总是不要我说对不起,总是。过去的事也是?!毙疗绫芸酉?,语调泅起分黯然,“为了隐瞒你身份,我这个当爹的,十年冷眼待你,你不要我对不起。如今哪怕是扰了你进学,你也不要这对不起?!?br/>  “爹,不说旧事?!毙烈牧σ⊥?,“当年爹也是无奈为之,是为女儿好,是保女儿的命。爹爹没有做错什么?!?br/>  “可我总觉得,欠了你……”辛歧低语。
  “爹。过去的都过去了,以后咱父女俩,才要好好过?!毙烈牟砜嘶巴?。
  她实在不愿提到过去。过往,于辛歧是伤心事,于她辛夷,又何尝不是。
  只是她没有理由怨辛歧。更没有理由,怨自己娘亲为她选的路。她被府中人苛待十年,辛歧埋葬秘密半辈子,谁都没笑过。
  当爹的往往的更辛苦。只是一腔苦水都往肚子里咽了。
  然而释嫌余年,和好如初,辛歧却总是太容易想到旧事,简直像一块执拗的心结,隐隐作痛,不死不休。
  有亏欠辛夷的,有亏欠窦晚的——
  两个女人,他都欠了半辈子。
  于是为心魔,吞噬人心的魔。多少年后,当那叶扁舟不回头,一语成谶。
  “爹,不说旧事?!毙烈脑俅尾砜嘶巴?,“爹今儿找我来,有什么事?”
  辛歧眸色晃了晃,这才从回忆里挣扎出来,缓和了脸色:“出了王文隼的事后,王家偃旗息鼓,长安城太平得不像样。今早,咱们府外的书生也退了?!?br/>  辛夷一愣,凝神细听,才发现府外惯见的喧嚣没音了,只闻秋雁长唳,红叶飘落青瓦檐。
  围攻辛府数月的声讨,终于随着王家蔫气,乍然散了干净。
  “果真是树倒猢狲散,没人发钱了,小喽啰自讨没趣?!毙烈牟唤笙?,玩笑般掏了掏耳朵,“这下爹爹可以睡个好觉了?!?br/>  辛歧也笑了:“不错。你爹我终于可以出门,安心去王府任职了?!?br/>  王府任职。便是“越王府长史”。领着五品官的俸禄,还只用管个宅子,清清闲闲拿钱,享福都不带这么明显。
  辛夷也怀疑过越王别有目的,但思来想去,实在找不出端倪,也就认了这从天而降的馅饼,为辛府添个钱路,倒阖家欢喜。
  辛夷心情大好,笑道:“辛府的生计一日日好起来,辛苦爹爹了。前阵子阿芷还说,及笄礼想要金钗。那时我训她不懂事,如今却有盼头了?!?br/>  辛歧一怔:“阿芷都快及笄了?”
  辛夷佯装怨怪地一翻眼皮:“爹,你是当爹的,自己女儿的生辰都记不清?阿芷今年十三,后年便是。总得早早准备起来?!?br/>  “这不还有一年么?!毙疗绮缓靡馑嫉啬幽油?,“你这个长姊倒比当爹的还热心。你若把这份心,分一分管管杜家兄妹,府中也不会钱粮见紧了?!?br/>  辛歧话中有话。辛夷眉梢一挑。
  辛夷由着自己良心,做主接了杜家兄妹同住,往府中添了两双吃白食的筷子,就算道义上是好事,但瞅着一个铜钱掰两半花的钱袋,辛歧也整日长吁短叹。
  看到辛夷诧异,辛歧摸了摸脸皮,心一横,说了明白话:“不是爹不近人情,先贤养食客,也总有用处。但如今俩大活人,呆府中赏花吟月,吃饭就动动嘴,就算你我不计,但下人们看着,也有难听话了?!?br/>  辛夷略一思量,承认辛歧说得有理。她行事只问本心,辛歧却从整个家族考虑,阳春白雪确实拗不过柴米油盐。
  “不如我去和杜家兄妹说说。让他俩和长生一般,我辛府提供住处衣食,但他俩也得自己出去找活作,月钱分一半给辛府?!毙烈牡阃?,“于道义,无亏欠,于阖族,可交差?!?br/>  辛歧想了想,遂应允。辛歧又嘱咐辛夷,自己去越王府任职期间,辛夷代他打理府中事,管着一府生计,还商量些今冬制棉衣,备新岁的琐事。
  一室静好,红叶如蝶。窗下花觚里一枝金桂,已全部绽放。
  父女俩挨肩坐着,说着些家?;?。虽是絮絮叨叨,没甚重要,但就是这扯东扯西,却让人觉得温暖,连瑟瑟秋风也可人起来。
  远离了棋局,忘记了纷纭,只有柴米油盐,连同凡俗情义的时光,家里长,家里短,一长一短就是日子。
  可爱如斯。这般充满凡俗烟火气的日子。
  棋局下到最后,也不过是赢一场过日子。
  三日后,辛夷郑重誊抄了对策,亲自交到了祭酒武愚手中,武愚下意识地瞥了文首第一句,就倒吸了口凉气。
  “你这个女娃娃,真有胆子。怪不得合长姊的脾气?!?br/>  辛夷的文题是:奉天子而征四方——
  一句仅仅传出去就能掉脑袋,诛九族,震天下的话。
  以挟天子而令诸侯之故,讽当今之局,五姓七望势盛,皇权式微,若欲破局改治,则第一要义,必得削门阀之权,扶皇家之威,此七鼎和九鼎各得其所,诸侯与天子君宽臣贤,方能革当今毒瘤,期太平盛世。
  一刺天子积弱,无作为。二怼五姓猖狂,当诛伐,每一句都是把脑袋别在裤腰带上的明白话。
  “若是老夫把这文呈上去,你十个脑袋都不够砍的?!蔽溆匏菩Ψ切?,扬了扬手里的卷策。
百度 求小说网 有求必应! 紫卿最新章节 http://www.qfwjw.com/read/98865.html ,欢迎收藏!求小说网,有求必应!